首頁 觀點正文

周小川談數字貨幣:不管是數字貨幣還是數字資產,都要為實體經濟服務

今年正值博鰲亞洲論壇20周年,來自55個國家和地區的約2000名代表與會,包括數字支付、“一帶一路”合作、產業變革等在內的多個熱點話題被討論。在“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主題論壇上,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發表了對于數字貨幣的看法。

目前市場上數字貨幣有兩大主流,一類是以比特幣為代表的私營加密貨幣,更多被視為可投資的數字資產;一類是各國央行相繼推出的央行數字貨幣,承擔著法定貨幣的職能。周小川稱,不管數字貨幣還是數字資產,都要為實體服務。市場在推進數字資產發展的同時,要注意數字資產對實體經濟的好處是什么?

周小川坦言,“我們經歷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發現金融脫離了實體,比如影子銀行、衍生品這些純粹變成了金融機構之間的投機交易,和實體沒有聯系了,就容易出問題,以至當時一些國際大行的領導、交易員們看不懂,很難做好內部控制。”

因此,他進一步強調,要區分數字貨幣和數字資產,對于比特幣這類數字資產,并非當前要下結論,但是“要提醒,要小心”,在中國,涉及到金融創新的東西要弄清楚它對實體經濟的好處。

在業內人士看來,央行數字貨幣和加密貨幣兩者的區別在于,央行的數字貨幣是由央行發起,承擔著法定貨幣的職能;而比特幣等加密資產更多是一種可投資的資產,并不能看作是由央行發行的有儲值功能的貨幣。考慮到加密資產目前仍處于發展早期,能否更好承擔投資功能還有待商榷,這也是各國關注的重心。

另外,相比其他各國,數字人民幣的試點走在了前列。周小川在論壇上介紹了數字人民幣推出的背景。他稱,中國央行最開始做數字貨幣主要是從零售角度考慮的,中國零售市場巨大,擁有14億用戶,因此開展數字貨幣的初衷就是為建立更方便、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支付體系,而非要做批發系統或是人民幣國際化。

周小川還強調,當前中國央行仍以做好基礎工作、做好零售系統的升級換代為主。做好零售系統,提高零售系統效率,是開展其他業務的基礎,在此基礎上做批發系統、跨境支付等才有更多的可能性。

對于多國央行數字貨幣實現跨境支付的可能性,周小川認為,從長遠看,貨幣也許會向一體化或更簡單方向的發展,但目前還不行。他解釋道,每個國家都有宏觀調控的情況,有自己的貨幣主權,在制度上和別國不一樣,有的國家還有一定的外匯管制,并不是那么容易取消。

“因此,如果發展CBDC(央行數字貨幣),很多國家都會有各自的CBDC,都是以本國貨幣為基礎,在使用過程中會有不同的規矩,這種情況下,數字貨幣跨境使用的互操作性是很復雜的。”周小川稱,要充分尊重各國的貨幣主權,利用數字技術照樣可以大幅提高支付的方便性,但不是某個貨幣一統天下的做法。

責任編輯:姚治

分享:
2018天天拍拍天天爽视频|欧美免费交性视频|日本视频网站www色|自拍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