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國家信息中心王威:激發數據要素價值 繁榮城市經濟活力

  近日,以“賦能實體經濟,推動產業創新——大數據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為主題的2020“數博對話”活動成功舉辦。

  活動中,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戰略規劃處副處長王威以《激發數據要素價值 繁榮城市經濟活力》為主題,分享了數據要素的核心價值與數據價值的傳遞過程,并對激發城市數據價值的工作提出了建議。

  數據要素的核心價值:消除生產和生活中各類不確定性

  談到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關鍵生產要素的轉變,王威認為,人類社會發展和生產變革的核心來源于對關鍵要素的變革。在過去,主要是對土地、水、動植物、礦產等生產要素的爭奪;到了信息時代,是對于數據這個關鍵要素的處理。

  在處理數據要素過程中,要去消費數據、利用數據要素,并且探討數據本身是用來干什么的?王威通過數據與信息的概念談到:“數據是事實或觀察的結果,是對客觀事物的邏輯歸納,是用于表示客觀事物的未經加工的原始素材,而信息是從數據抽象而來。信息用來做什么?這要回到信息的本質。根據香農定理,信息是用來消除各種不確定的東西,而這種不確定性的消除來源于人的本性,來源于人類社會生產和生活發展中的絕對需求。”

  王威具體談到,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人們對安全的需求,也是來源于生活在不確定的環境中,對確定性的需求。此外,包括愛和歸屬、尊重和自我實現的需求,都需要有大量信息和數據的輸入,體現了數據最根本的價值,就是對不確定性的消除,同時也體現出數據在我們人類生產和生活中具有巨大的價值和作用。王威舉例介紹道:“唐代詩人杜甫的《春望》一詩中寫到‘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表達了寧愿花萬金來購買家書,以消除對家人安危的不確定性;而在今天,有了互聯網公司,有了數字經濟的繁榮發展,各項應用也是為了消除購買或生活中的各種不確定性,比如淘寶、攜程、大眾點評、貨車幫等平臺從各方面滿足了大家對不確定信息的需求,進而大家愿意在這些平臺進行消費。制造業也是如此,任何產品的訂單、設計、制造和維保的過程中,智能制造的過程也是在加速其中的信息傳遞、共享和反饋,也是為了消除生產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的更高級經濟階段,它是以數字化的信息和知識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為主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融合應用、全要素數字化轉型為重要推動力,促進包容、創新、高效和可持續發展的新經濟形態。

  數字經濟作為一種經濟,它的核心是需要去研究稀缺資源如何有效配置,而同時,我國著名經濟學家張維迎也講過:企業家賺取的是經濟利潤,經濟利潤的前提是不確定性的存在。王威認為,數據要素的核心價值就是消除生產和生活中各類不確定性,數字經濟關鍵是有效配置相對稀缺的數據要素。他表示,數據是海量的、無限的資源,但從經濟的視角來看,用于消除大家所關心的不確定性東西,不管是生活還是制造,這類數據依然是稀缺的,從事數字經濟的企業,目的是如何去挖掘和配置這類數據資源,從而獲得利益。

  數據價值的傳遞過程:信息采集、信道傳輸、信息入口與信息處理

  王威介紹,從信息傳遞的角度來看數據價值,數字經濟和信息化工作,都可以歸納到香農模型中作為抽象和簡化來研究,最重要的因素是信息采集、信道傳輸、信息入口、信息處理,把握住這些內容,對指導數字經濟和信息化工作非常重要。

  同時,王威表示,香農三大定理對數字經濟時代的重要價值和牛頓三大定律對工業經濟時代的重要價值是一樣的。關注香農三大定理并進行融合貫通,可以有效避免工作中的很多不合適或者邊界性的一些問題。

  王威介紹,香農三大定理中的信道定理即信息通道的定理,是指信息傳輸的速度不可能超過信道的容量。反過來講,就是擴展信息的通道,有時會是一種更加高效的傳遞信息的方式。比如手機的發展,如果沒有2G、3G信息通道的拓寬,今天的數字經濟就沒有這么好的發展。

  談到互聯網思維和信息通道的過程,王威表示,在原來營銷的過程中,信息通道不寬,大家只能看到長尾模型中頭部的部分。有了互聯網以后,相當于把整個信息的通道進行了拓寬,可以看到更多的商品,比如淘寶、攜程能夠通過互聯網渠道給大家推送更多、更小眾的商品。這種長尾理論的模型來源于信息通道的價值,擴充了信息通道,對于社會中各類商品的接觸面和信息交互會更加豐富。同時,智能制造的信息傳遞也一樣,原來的制造過程(從圖紙到產品)是通過人的手工作坊,后來有了由人操縱下的數控機床,直到現在有了機器人,它的效率不斷提高,這一系列過程支撐了智能制造的發展。

  王威認為,這個理論啟示我們一定要從系統的角度去做。因為在智慧城市或信息化的研究工作中,會看到許多地方在主動違反這套體系。王威舉例說道:“如果把信息通道的過程比喻成一座橋,在修橋的時候,引橋是四車道,橋身、橋尾都要修四車道才行,因為是橋最窄的地方決定了通行效率。在信息化或智慧城市建設的過程中,類似于把橋身修到十車道,但是引橋只修四車道的情況。實際來說,有的地方建立了很好的云計算體系或者存儲加工體系,但是城市的采集體系沒有建立起來,導致經常在各種地方看到云計算中心建好了,但是沒有數據;還有的地方安裝了大量的攝像頭來提升城市智慧治理的數據,但卻沒有處理攝像頭采集信息的能力,只能派一個民警看著若干的攝像頭。”

  王威表示,如果信息傳輸的效率沒有打通,只關注了某一個點的效率的提升,那通道沒有完全打通,效率也只決定于最窄的那個地方,包括交互能力也是,如果信息沒有推送給需要的人,這個通道依然沒有打通。王威希望大家不要去違反信道定理。

  發城市數據價值的工作建議

  如何利用數據要素激發產業活力,就要談數字經濟如何賦能傳統產業。王威舉了共享單車、智能網聯汽車及智慧城市建設的例子。王威談到,自行車成為共享單車,其實沒有做任何的改變,只是把數據信息賦予大家,每天打開手機就知道附近哪輛車可以用,同時運營商也知道了車被使用的信息,雙方就進行了信息溝通,運營商掙了錢,大家也得到了出行的便利;智能網聯汽車的核心價值是把城市很多的道路和我們行駛的行為形成了數據資源,再和汽車本身的信息疊加在一起,形成了智能網聯汽車這樣的朝陽行業;在深圳龍崗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發現,利用城市的數據采集和數據分析過程,采用大量的數據資源,而把這種數據資源通過政府或有關部門有意識引導提供給相關企業,再利用這些數據資源反復做實驗、做迭代,與自身成熟的產品或能力培育出大量的、很好的數字經濟企業。

  王威建議,如果一個城市或者一個體系要去利用數據要素的價值來提升數字經濟產業,一定要重視四個方面的相關工作,包括建設城市數據采集體系、城市數據資源體系、城市數據傳輸體系(拓寬信息通道)、數據服務渠道(數據接口、人機交互點)。

  王威表示,現在的實際發展中,更多的是數據采集和數據傳輸企業,而數據資源企業還不是特別多,處于方興未艾的階段。并相信未來更多的數字經濟企業來源于面向城市數據資源體系建立起來以后基于數據要素的萌發,比如阿里就是這樣一家企業。最終,可以通過大數據來推動整個城市產業的發展,使數據要素通過流動積累實現了在質量、成本方面的優勢,繼而成為城市產業發展的優勢。城市進而可以做很多的工作,包括建好技術服務平臺、做好城市數據共性的應用,都可以對城市基本數據資源進行應用,從而推動企業、創客、用戶基于這些數據資源進行更好的發展,使城市的經濟活力得到進一步釋放。

?

責任編輯:姚治

分享:
2018天天拍拍天天爽视频|欧美免费交性视频|日本视频网站www色|自拍综合